目前腐齡四年,卻入坑入得很徹底。我想先把我以前寫過的古裝言情坑補完,再來才寫腐文。個人偏好 肉 虐 甜(我愛大口吃肉~~聲明,我是寫文新手。(還在新手村破初階任務哈

「我做這一切 都是為了你」單蠢小兔掉進腹黑的狼懷裡 逃不掉的!


“兔兔,要不要和葛葛永遠在一起?”
“債一期?債、一、期?債一期是什麼?”不了解面前葛葛說的話,樊皺起眉毛,歪著頭呆呆地重複。玖月笑了出來,不過五歲的小孩懂得詞還很少,這也能理解樊說出這樣的話,揉了一下樊蓬鬆的頭髮。
“不是債一起,是在一起!就是葛葛永遠陪在兔兔身邊,只和兔兔玩,只對兔兔好,不分開。”
“我喜番葛葛,葛葛只能和我在一起!” 樊開心地親了一下玖月的臉頰。
誘拐兔兔成功!還奪得香吻一枚!玖月臉上止不住笑意拿著樊沾滿巧克力的手指按在一張白紙上。
“這樣~葛葛不會忘記,所以兔兔也不可以忘記喔!”玖月伸出小指頭,朝向樊。
“恩!打勾勾!” “那葛葛是拔拔,兔兔是麻麻喔。”玖月一邊叮囑坐在一旁專心吃著巧克力的男孩一邊把那張按了兩個巧克力色,疑似手印的紙對折再壓平,小心翼翼地放進一旁書包裡。
“為什麼兔兔是麻麻?”樊蹭到玖月的大腿上,問道。
“只有麻麻才可以穿裙子喔。”玖月含笑地整理樊的粉紅色蓬蓬裙。
“可是……是葛葛幫兔兔穿的……”樊嘟起滿是巧克力的小嘴。
“所以兔兔是麻麻呀。”玖月面不改色親了親樊的嘴巴,還把樊嘴邊的巧克力都吃得一點不剩。
樊對於玖月的結論感到疑惑,但又不知道是哪裡不對勁。等一下回家再把那張紙加工一下,寫上該有的文字,這樣,樊就逃不掉了。
其實他覺得很奇怪,和樊因為彼此的父母是朋友,也是鄰居,所以才認識的。從小看著樊出生,到現在,也不過五年而已,就想要和樊永遠在一起,確實奇怪。但是他不能忍受樊的眼睛看的不是他,而是其他不認識的人,他的樊,只能是他的。
玖月拉著樊的小手“兔兔,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他慎重說道。
“好!”

那一年鳶玖月十歲,蓮見樊五歲。


魏要吐嘈嗷!
無知,單蠢的樊小兔小盆友就這樣被拐跑了了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太邪惡、太黑暗了、不過我喜番/////(沒人想知道好嗎#
還有,玖月,人家樊才五歲啊,五歲!你就那麼把持不住!!!
小聲問:「欸、樊嘴邊的巧克力好吃嗎?」
玖月:「。」撇頭。
樊:「?」蠢萌地望著眼前兩位。
我不該問的/////殺傷力太強大,血不夠厚。
這一段就是樊和玖月兩小無猜的開端啦哈哈哈,想寫儍甜文呵呵,不過我是新手中的新手!!!(?
對於文有奇怪的地方、不正確的用詞,請多多包涵。(土下坐